娱乐脱口秀丨依然唯美,还是旧酒

这个夏天,华语动画电影是影市主角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大闹暑期档,创下中国影史票房第二,接下去又有一部《罗小黑战记》接棒;那边厢,杨凡执导、编剧的《继园台七号》成为首部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动画电影,并最终获得最佳剧本奖。

有媒体称,中国动画电影迎来新浪潮。这样的口号很是激动人心,大家乐见国产动画已然崛起的大好形势,不过也需要区别对待,不必眉毛胡子一把抓。比如说这部《继园台七号》,就目前的信息来看,它代表的未必就是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,但是也指出了某种独特的创作趋势。就像凯文·凯利在《必然》一书里列举的未来二十年技术走向里,一个重要趋势是“重混”(Rem ixing)——意指大多数创新都是现有事物的重新组合——与其说《继园台七号》是一部动画电影,不如说是一部“重混作品”。

之所以这样讲,首先因为导演杨凡居然是一个不看动画片的人,选择动画,不过因为这是一种“奇怪的、解放的形式”。据他对媒体说,这种解放表现在自己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的掌控,其中想必包括了不用看大明星的脸色,不用担心大明星的演技。看过他的随笔《杨凡时间》《花乐月眠》的人,当然记得导演是如何在片场与女明星们斗智斗勇的。更重要的,这部动画归根结底还是创作者美学风格的集大成者。依然是过度耽美、极度迷醉,依然是说不尽的金粉世界,看不完的月色星光,依然是优雅怀旧的香港风情徐徐展开……并不是这个人突然转型了,他只是找了不同载体来继续表达。新瓶装的还是旧酒。

凯文·凯利解释“重混”时曾拿报纸举例,报纸其实是一个组合,包括体育赛事、天气情况、书评菜谱等等,网络则是把之前所有的报纸拆解了,然后重组。对于杨凡这样的创作者而言,摄影、电影、随笔、小说、音乐、收藏,都是可以拼贴重组的,不管卢梭还是张大千,不管昆曲还是说唱,甚至配音都可以汇集张艾嘉、潘迪华、吴彦祖、赵薇、田壮壮等南腔北调。如此共冶一炉,呈现出来可能就是一道“佛跳墙”,有人觉得丰盛,认为是“一种审美的输出”,有人则觉得腻味,满屋子的精致,那排场真是“罪过可惜”。

想起杨凡在自己的随笔序言里曾说,“我的一生散漫不羁,零乱不堪,组织能力一如影评道诉我的电影剧本。”谁又能想到,他这次拿的会是剧本奖呢?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长凤新